糖果碰碰乐
 

從兩起運輸合同案談車輛掛靠單位的責任承擔

 
從兩起運輸合同案談車輛掛靠單位的責任承擔
                                                                                                          劉宇飛律師 編輯

出租車和貨物運輸車輛掛靠某個單位營業,是我國運輸行業目前普遍存在現象。與其他掛靠性質不同,它并不為法律所禁止。目前,山東省茌平縣貨車擁有量約2000—3000輛,且基本上是私人擁有。但是從車管部門了解到,從行駛證的登記來看,車主是私人名字的卻很少,這是因為大多數私家貨車都采取掛靠單位的形式入戶。掛靠單位已成為目前貨車管理的主要模式。掛靠單位在我們國家地位比較特殊,雖然法律對他們并沒有一個明確的定位,但現實社會中掛靠現象比比皆是。車輛掛靠形式雖然有利于車輛的經營和管理,但法律沒有對這種掛靠關系的法律性質作出明確的規定,由此引發的法律責任的承擔問題也越來越多。近期,我院相繼審結了兩起比較典型的這類運輸合同糾紛案件,分別判決被掛靠單位(車主)向托運人承擔違約賠償責任。
  【案件一】:2004年1月,張某經與山東省高唐縣某運輸公司協商,將自家一貨車掛靠在該運輸公司,從事運輸經營。2006年7月,張某與劉某簽訂了協議,約定張某將該車轉讓給梁某。同日,劉某經與高唐縣某運輸公司協商,約定該車以梁某的名義掛靠在該運輸公司。該運輸公司仍同意以該運輸公司的名義,對外運輸經營。同年7月24日,劉某駕駛該貨車,以運輸公司的名義,與茌平縣某信息中心簽訂了運輸協議。約定該運輸公司承運該信息中心鋁桿19.947噸至膠南,貨物保價金額40萬元,次日到膠南卸貨。合同簽訂后,當日,該車裝貨運出茌平。事后,該信息中心與車上失去聯系,貨物非但未如期運往目的地,而且至今不知去向。后將某運輸公司訴至法院,法院經審理判決高唐縣某運輸公司賠償茌平縣某信息中心貨物損失40萬元,一審判決后,高唐縣某運輸公司不服,提起上訴。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件二】:山東省平原縣曹某經與德州市某運輸公司協商,將車輛掛靠在該運輸公司,且雙方簽訂了掛靠協議。曹某車輛登記在了該公司名下,并允許曹某以該公司的名義對外運輸經營。2007年3月,曹某讓其子駕駛該貨車,以德州市某運輸公司的名義與山東省茌平縣的某配貨站、閆某,簽訂了鋁錠運輸合同。合同履行中,因運輸人員看管不當,途中丟失鋁錠5.359噸,價值為104500.50元。2007年5月,茌平縣某配貨站、閆某,以德州市某運輸公司、曹某為被告,訴之法院。法院經審理判決曹某和德州市某運輸公司互負連帶責任,向茌平縣的某配貨站、閆某,賠償鋁錠損失104500.50元,運費1200元,一審判決后二被告不服,均提起上訴。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上述兩起車輛運輸合同案在審理期間,被掛靠單位兩運輸公司,分別提出了兩方面的辯論意見:一、公司非實際車輛所有權人,也未取得運營利益,不應承擔賠償責任。認為根據公安部機動車輛登記的復函,盡管該車輛登記在公司,但掛靠人是實際出資人,應認定掛靠人為實際所有權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掛靠車輛在交通運輸中造成人身和財產損害如何賠償的批復,公司在運營中,未取得運營利益,對車輛收取的管理費大部分代車輛上繳了各種費用,公司也不應當承擔賠償責任。二、公司未簽訂運輸合同,也未實際履行合同,公司不應承擔違約賠償責任。認為運輸合同上無公司人員的簽字,也無公司的蓋章,實際履行中,無公司人員簽收貨物,因此,運輸合同對公司無任何約束力。從合同的簽訂,到合同的履行,完全是實際控制車輛人員的個人行為,應由實際控制車輛的人向托運人承擔違約賠償責任。
    車輛掛靠營業,是指車主將自己的車籍落在已領取營業執照的出租車公司或運輸公司,以該公司的名義經營客運或貨運業務,車主每月或每年向公司交納一定的掛靠費,車籍、工商注冊、稅務登記、車輛營運證等皆登記在掛靠單位名下,并以該單位的名義交納各種稅費。車主自行聯系業務,獨立經營、自負盈虧,此方面與掛靠單位無關。因此掛靠車輛一旦肇事或造成其他損失,掛靠單位常以其僅僅是掛靠關系,無實質的承包或雇傭關系為由,否定其連帶賠償責任。
  根據上述兩起案件的審理,我們認為:
  一、上述兩案屬運輸合同糾紛,應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的有關規定。上述兩被掛靠車主,以《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及最高人民法院相關的司法解釋進行爭辯,實際上是把合同違約與道路侵權混為一談,屬適用法律錯誤。
  二、兩被掛靠車主是運輸合同中的承運主體,應當向托運人承擔違約賠償責任。運輸公司與實際車主簽訂掛靠協議和準許車輛登記在公司名下的行為,這是對實際車主以公司名義進行運輸經營的授權行為。在運營過程中,實際車主以公司的名義與承運人簽訂并履行運輸合同的行為,是對公司運輸經營的代理行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六十三條規定,“代理人在代理權限內以被代理人的名義實施民事法律行為,被代理人對代理人的代理行為,承擔民事責任。”據此,實際車主在運營過程中的違約,就是運輸公司的違約,應當由運輸公司向托運人承擔違約賠償責任。上述兩案中的運輸合同,雖沒有公司的蓋章和公司人員的簽字,也應認定實際控制車輛的人所實施的該行為,就是對公司的代理行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十九條規定,“行為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后,已被代理人名義訂立合同,相對人有理由相信行為人有代理權的,該代理行為有效。”上述兩案中的運輸公司與實際車主簽訂掛靠協議,并允許該車輛登記在公司的名下,這是一種向社會承諾公司是該車輛的運輸主體的公示行為。實際控制車輛的人持有該車輛的行車證,駕駛標有公司門徽的車輛,以公司的名義,與托運人簽訂合同時,托運人完全有理由相信,實際控制車輛的人對公司是有運輸經營代理權。根據上述法律規定,運輸公司也應當向托運人承擔違約賠償責任。由此可見,兩級法院判決被掛靠車主分別向托運人承擔違約賠償責任是正確的。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全國還有不少個體戶購車后,因私車不能申請諸如客車線路牌、車輛的實際營運等方面的掛牌營運,故掛靠單位辦理有關手續時有發生,如何規范和管理這種行為,確是行政管理的一大課題,也是法院在審理此類因道路交通事故引起索賠案件急需法律或司法解釋給予規范的關鍵所在。
  作者單位:山東省茌平縣人民法院                        作者:劉景生 王根思  

版權所有?2018-2998 湖北法之星律師事務所 地址:荊門市象山大道東方廣場A座15F

鄂公網安備42080202000190 ICP備案號:鄂ICP備17010251號 技術支持:金鍵盤網絡公司

糖果碰碰乐